三十周年系列活动

更多
我与晟通糖业的相遇相识 ——两次赴美考察和中国最北糖厂的建立
发布时间:2022.10.21  来源:  编辑:周奇伟
  

2017年4月初,我第一次来到美国北达科他州(North Dakota)的法戈(Fargo),刚下飞机就感到一阵逼人的寒意,在北半球很多地方已经鸟语花香的季节,这里依然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法戈位于北纬49度附近,年平均气温3摄氏度,冬天的极端气温接近零下五十度。这个一年中半年是白雪皑皑的地方,拥有一项非常发达的食品工业,产品是如雪般的白糖。

我的家乡无锡,恐怕是全国饮食最甜的城市,无论是经典美食还是家常小菜,用糖之豪迈令很多外地来的朋友望而却步。不曾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结缘制糖行业,不在温暖的蔗香之地,而在北方的寒土之上。

大学同窗郑笑冉邀我一起赴美的时候,我刚好离开了上一份工作,未问缘由便欣然答应了。一路上我才了解到,以他家族为首的一批人正在组建一个新的团队,致力于在中国有可能产糖的最北地区——美丽的呼伦贝尔打造一个中国乃至亚洲最先进的甜菜制糖企业。为此,需要更多地了解同纬度地区甜菜制糖厂的设备、技术和经验,美国的红河谷地区是最佳的参考对象。在中国的糖业界,很多人都知道红河谷这个地方遍布糖厂,也有人提到那里是甜菜制糖经济效益最好的地区,但真正来这里进行实地考察,将先进的技术和经验带回国内的人却少之又少。

此行大家拜访的是明达克工厂(MINN-DAK FARMERS,简称M&D),主要目的之一是考察BMA塔式连续渗出器。如果拿人体的消化系统来作比喻的话,渗出器相当于胃,是制糖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设备。德国的BMA企业专注于这种塔式渗出设备的制造几十年,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第一代产品到现在,历经了几次大的变革,目前推向市场的是在上世纪90年代开发的型号。这种塔式渗出器,一台设备就足以供给一个日加工甜菜5000-16000吨的糖厂,有着占地面积小、渗出效率高、耗能少、染菌率低等诸多优势,然而在国内尚没有任何糖厂引进。

20世纪80年代,新中国糖厂引进丹麦DDS企业生产斜槽式渗出器取得成功,后中国自行仿制和改进了该设备,在此后的30年间几乎所有的甜菜制糖企业都采用了DDS或仿DDS的斜槽式渗出器。在参观过程中,大家询问了明达克糖厂负责设备的专家,得到的答复是,在过去的20年间,全美99%的甜菜制糖厂都用上了BMA的塔式渗出器,如今仍在使用的DDS斜槽式渗出器仅有一台。从他们的使用经验来看,对于当地的甜菜加工环境来说,BMA的塔式渗出器优势非常明显。

除了设备以外,这次参观更让大家开眼界的是这里的甜菜保藏方式。大家到那的时候是四月中旬,这时国内的甜菜制糖厂都早已停产,而明达克工厂的生产期至少还有一个多月。在国内,一家日加工4000吨的糖厂一年大概能加工40-45万吨的甜菜,明达克工厂的日加工量是9000吨,一年可以加工200万吨的甜菜。差别不仅是日加工量不同,更重要的是一年的加工时间。

为何国内的甜菜糖厂一年的生产期只有短短的 100-120天,而在这里却能够达到200-250天。在甜菜供应充足的前提下,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甜菜的保藏。甜菜在起收堆垛之后,其保鲜时间是有限的,时间一久甜菜内部的成分会变质,可提取的糖分会逐渐损失,一般来说使用保鲜的保存方式3-4个月就是极限了。而在美国红河谷地区,甜菜的保藏用的是冻储的方式,利用当地的严寒,在甜菜收获之后的某个时间点,通过一些特殊的通风设备将其迅速冷冻,利用苫盖和通风的方式可以将冷冻甜菜保藏6个月,另外通过冷库保藏的方式,可以将甜菜保藏到8个月。这样就保证了工厂一年200多天的生产期,经济效益大大提高。

在短短两天的交流中大家了解到,这个地区糖厂的股东大多是农场主,工厂的运营人员相当于农场主的雇员,这无疑保证了工厂优质原料的供给。正是当地发达的甜菜种植业,支撑起了红河谷地区领先的制糖业。美国的甜菜基本都是转基因品种,但这并不和产量与含糖有多少挂钩,从统计数据来看,十年前他们用的非转基因品种,产量和含糖也差不多,后来统一用转基因仅仅是为了除草方便。

法戈地区一马平川,几乎没有坡地,也没有高的建筑,当地人开玩笑说站在立交桥上就是制高点了。离开工厂前大家问了个问题,“法戈地区种植甜菜是否会遭遇风灾?”得到的答复是肯定的,这里春天时常有大风,而防风的措施中很重要的一种就是种植麦子防风。在播种甜菜的几天前散播麦种,因为麦子长得快,发芽后刚好起到了防风御寒的作用,之后等甜菜长到一定程度通过除草剂一次性清除麦子。

第一次赴美考察,解决了心中的两个疑惑,第一是在呼伦贝尔这样冰冷的地区是完全具备加工甜菜的条件的,甚至从甜菜保藏的角度来说,还有着独特优势。而甜菜冻储和冻菜加工方面,美国红河谷地区的成熟经验给了大家很大信心。第二就是在类似呼伦贝尔这样的高寒地区,甜菜的种植也是完全可能的,当然期间将面临各种各样的严峻考验。农业方面面临的挑战恐怕要远远大于生产加工上的,同美国的制糖工业相比,尽管国内在机器设备、自动化程度等方面存在差距,但差距最大的是原料,无论是甜菜的质还是量。

回国不久,在北京春末的一个午后,大家前往新萄京81707官方网站拜访了李国有秘书长。当他得知大家刚从美国红河谷地区考察回来后,表示非常赞赏。他说,糖圈里很多人都知道美国红河谷甜菜产糖区是世界一流的,但真正去实地考察的却不多,没想到大家这两个还没入行的晚辈后生倒是先去了。我门向李秘书张请教了很多关于糖圈的事,最后特意问了一个问题,BMA的塔式渗出器,究竟好不好,适不适合在中国使用。李秘书长的回答是肯定的,塔式渗出器是个很好的设备,很多方面的性能都要优于国内普遍使用的DDS斜槽式渗出器。至于为什么国内至今一套都没有,第一是因为价格高昂;第二是因为DDS斜槽式渗出器有成熟的使用经验,而引进一个新设备,需要冒一定的风险,需要第一个吃螃蟹的勇气。

惊讶之余,不禁令人感慨,中国制糖行业的保守竟至于斯。其实,许多的业内人士也早就知道了塔式渗出器的优势,比如在2012年12月的《新萄京81707官方网站》期刊上就有过一篇对比两种设备的文章。作为后来之人,我认为只要BMA塔式渗出器并非不适合中国国情,那就应当努力让这样的先进设备和技术理念进入中国制糖业。而呼伦贝尔晟通糖业科技有限企业作为一个新组建的团队,从董事长到基层员工,其中有一多人以前都未接触过糖业,大家没有包袱,也充满了干劲,有勇气在中国最北的地方打造中国最先进的甜菜制糖厂,不遗余力引进适合当地的国外先进设备和技术,填补国内制糖业的空白。

2017年的5月上旬,一系列紧锣密鼓的洽谈在晟通糖业和德国BMA企业之间展开了。作为有可能第一套进入中国的塔式渗出器,德国BMA企业非常重视,多次派遣人员来中国洽谈,每一个商务细节,每一个技术问题都有相关方面的专家悉心商讨。经过双方的多次交流,最终在2017年6月2日合同签订,标志着第一台BMA塔式渗出器即将进入中国,不久的未来会屹立在北纬50度的大地上,同时也标志着中国甜菜制糖业在技术设备方面有了新的进步,跨出了二十多年来迟迟未迈出的一步。

就在签完塔式渗出器设备合同不久,有一个糖业设备会议在呼和浩特市召开,作为晟通糖业的代表之一,我前往参加了这此会议。参会的除了中国糖业界的各位前辈和国内几家制糖设备厂家外,还有德国谱茨(Putsch)企业的老板和他的团队。有这样的一个说法,德国的BMA企业和谱茨企业,两家联手就能包下任何一个糖厂的主要设备。刚刚从BMA企业购买了塔式渗出器的大家,有幸在这个会议上了解世界制糖设备的另一个巨头谱茨企业的产品。

谱茨企业在这次会议上重点先容的是一条干法输送线,这里面特别强调了一套喷淋洗菜设备。谱茨企业的切丝机在中国的糖业有口皆碑,但其他优秀产品并没有被国内太多的引进。会上,谱茨企业的老板亲自上台,详细先容了喷淋洗菜机的各项性能和优势,并列举了美国红河谷地区水晶糖业在东大福克斯(East Grand Forks)的一家糖厂的许多实测数据。这种洗菜机,把甜菜的清洗时间缩短到仅仅七分半钟,对比以往传统的洗菜方式,大大减少了在洗菜过程中糖分的损失。在报告之后,我和企业同事专门找了谱茨企业的老板,了解喷淋洗菜机的具体细节,这个做技术出生的中年德国人,见大家对这个产品的性能有兴趣,非常的高兴,可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甜菜糖厂都在北方较冷的地区,保存甜菜的时候无论采用哪种方法,甜菜表面都可能有不同程度的冰冻,洗菜的过程也是一个缓冻的过程。缓冻后的甜菜才方便在下一道工序中切成均匀的甜菜丝,方便其中糖分的渗出。洗菜过程中在水中浸泡时间越久,缓冻就会越充分,但同时损失的糖分也会更多,通常深度冷冻的甜菜无法直接加工,其缓冻过程势必带来更多糖分的损失。然而谱茨企业的这套洗菜设备却打破了这种固有模式。通过先容大家了解到它在清洗新鲜甜菜的时候表现并不出众,需要配合一个滚筒洗菜机作为前置预洗,但洗冻菜却效果很好,可以在很短时间内达到必要的清洗效果。然而这个短时间的洗菜过程,加上之前的流送过程,并不能起到真正的缓冻作用,尤其是对于深冻的甜菜。但是,谱茨企业的切丝机完全可以切冻菜,当然冻菜很难切出均匀的菜丝来,基本都是切出1厘米左右的厚片,对于DDS斜槽式渗出器来说,这样的菜丝达不到工艺要求,可对于BMA的塔式渗出器来说却是无妨。大家的糖厂将建在中国最冷的地方,冬天极端气温能降到零下50度,加工的甜菜大都是处于深冻状态,本来大家对于缓冻问题就很头疼,而从谱茨的洗菜机、切丝机到BMA的塔式渗出器这一系列的设备仿佛就是为大家量身定制的。

在回企业和大家开会商讨后,晟通糖业当机立断,和谱茨企业签下了两台加工冻菜专用的切丝机和一套喷淋洗菜设备。对于这种大胆的尝试,工厂的技术专家们反复讨论还是心中没有底。BMA渗出器在国外有很成熟的运用,大家也早有耳闻,引入中国的风险相对较小,可这套喷淋洗菜设备并没有太多的成熟案例,只是从会上得知在美国水晶糖业旗下的东大福克斯的一家工厂有这套设备。这就意味着大家有必要再次前往美国的红河谷地区,实地考察其使用情况,于是第二次赴美考察的计划也就孕育而生了,然而这次的成行却并不顺利,可谓几经波折。

2017年的5月10号,晟通糖业的工厂在额尔古纳的工业园区奠基。此后,各项设备的引进洽谈紧锣密鼓地进行,与此同时,在额尔古纳周边的各个农场,6000亩的甜菜试种地也都开始播种。基于这里地广人稀的特点,以及大家打造现代化大农业的目标,采用了百分百机械化种收的直播模式。

制糖产业是一种高度依赖于农业种植的产业。一般来说,糖厂的生产原料就来自于方圆两百公里内,否则高昂的运费就会让工厂不堪重负。选择了在北纬50度的地方建立中国最北的甜菜糖厂,也就意味着大家要开发中国最北的甜菜种植基地。假如说工厂建设和设备引进的风险是1的话,那么农业种植的风险则是9。

晟通糖业把糖厂选在呼伦贝尔的额尔古纳,主要是因为这地区有着大片的开阔耕地,并且这些耕地大部分都属于农垦集团。农垦集团实力雄厚,又能统筹安排,所以在这里是最具备推行现代化大农业的条件。中国的甜菜制糖业要向欧美看齐,首先在农业种植上就必需要推行高度机械化的标准农田作业,统一规划,精准管理。呼伦贝尔地区具备了各项先决条件,但是最大的问题是这个地区并没有大面积种植甜菜的经验。尽管从地理纬度上看,这里和美国的红河谷地区接近,但是气候条件并不可能完全吻合,所以当大家刚落脚额尔古纳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看好。大家的疑惑是一样的,这里这么冷,一年只有三个月的无霜期,能种出合格的甜菜么?

甜菜要在额尔古纳周边顺利生长,有三座需要翻越的大山,一是旱,二是寒,三是风。很不幸的是在2017年,6000亩试验田遭受了严重的干旱,严寒和大风,损毁率超过了60%。干旱的话,有灌溉设施的田地还能克服,冰冷和大风却一时让人无计可施。这时候大家想到了在美国考察时候,他们提到的种麦子保护甜菜的方法。当时回国后,虽然在内部的农业讨论会上汇报过麦子防风的方法,但大家对此却抱有疑惑,播种时候也没有特意去做这个实验。所谓无巧不成书,在严寒和大风中,有一片地的甜菜幸运地挺了过来,就在三河农场11队那里。这片地上一年种的是油麦,收获时候落了些种子在其中,出芽的时节油麦比甜菜早发芽了几天,刚好保护了甜菜的幼苗,抵御了严寒和大风的摧残。这个幸运的意外,刚好有力论证了大家从美国带回来的种麦子防风的方法是切实可行的。

2017年的试验地反映出了各种各样的困难,针对这些困难大家花了一年的时间研究各种对策,不知不觉就到了秋天收获的时候。秋天的额尔古纳,是它最美丽的时候,金黄的白桦林,绚丽多彩的湿地公园,吸引着一批批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而湛蓝的天空下,碧绿的甜菜地也显得格外动人。从全国各地调来的几台大型自走式一体收获机奔走在各块甜菜地间,所过之处车前菜叶飞舞,一个个甜菜源源不断的被输送到车上的大筐里。这些大型收获机都来自德国制造,有罗霸的,格里莫的,荷马的。看到大型收获机在田间奔走的壮观景象,会让人有一种在这里甜菜种植已经实现了现代化的错觉。之所以说是错觉,是因为大机械的运作只是一个表象,关键是能种出多少甜菜,又能收上来多少甜菜。在核实每亩地收获吨数的时候,大家脸上的笑容悄悄地消失了,实际的数字和心中的数字相差太多。虽然机械收获不可避免有机械损失,但如果这个损失超过了20%甚至更多,就难以接受了。原因很简单,大家的耕种技术远远达不到欧洲的标准化程度,如果土地高低不平,一垄甜菜不成一直线,间距又不够均匀,大小不够统一,那么欧洲这种大型自走式的一体机收获的损失率就会很高。

转眼间一年即将过去,呼伦贝尔大草原即将迎来严寒的冬季,经过五个多月的建设,晟通糖业的工厂初具雏形,办公楼和住宿楼已封顶,厂房中许多设备安顿的地基也已完成,大部分的机器设备签订了合同。一切似乎都在顺利进行,然而6000亩试验田的失败就在眼前,由于地区环境恶劣导致的厂区建设滞后也是事实。2018年,究竟能不能种下足够多的甜菜地,收获足够工厂生产的甜菜,是一个未知数;工厂能否按期建完,所有的设备能否按时完成调试,保证在顺利开机,也是一个未知数。也许,这就是开辟一个新基地,做出一次大胆尝试的时候,必将面临的困境。制糖行业是一个投资成本大、回报周期长的传统行业,而期间涉及从农业到生产,从产出到销售等等各方面的问题又非常多,有一个细节没有把握好,就可能导致重大损失,这也是这个行业之所以保守,特别重视成功案例的理由所在。

在困境面前选择退缩并非是一件坏事,也许可以避开意想不到的失败,而在困境面前选择坚持也不一定就值得赞誉,受到世人关注的往往只是最终突破困境的一小部分成功例子,那些最终被困境吞没的失败者,只能自尝苦果。因此在晟通糖业经过一年的探索,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自然也会有人走,也会有人留。这个项目的投资者们,有一些就在这个过程中撤走了,但是,董事长郑建臣先生斩钉截铁地说,哪怕只剩他一个出资,也要把这个糖厂建起来。有时候许多企业家的成败,并没有太多道理可言,所谓的成功逻辑大多是事后附会上去的,真正的抉择,靠的往往是一个企业家的直觉。

2017年农业上暴露了很多的问题,虽然大致有了应对策略,但毕竟很多仍停留在理论之中,6000亩试验田的失败是可以承受的,而下一年计划中15万亩的种植如果失败了,基本也就宣告这个项目失败了,甚至可能在未来很多年,都不会有人在这片土地上经营甜菜制糖事业。而在机器设备方面,对像喷淋洗菜机这样的新设备,以及整个冻菜加工的工艺大家也都是心里没底的。这个项目从启动的那天开始,听到最多的评价就是,风险太大。而如今,既然董事长决心带领大家干到底,那么大家在工厂开工之前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多地寻求走出困境的方法,无论是农业上的难题还是生产工艺上的难题,而最有可能给大家提供答案的地方只能是美国的红河谷地区,这次大家把目标锁定了美国的水晶糖厂,他们那有和高寒地区的甜菜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农业技术专家,也有完整的加工冻菜的工艺系统,也是大家当时唯一知道拥有喷淋洗菜机的糖厂。

水晶糖厂始建于1890年,当时以建厂者的名字奥克斯纳德为名,是最早兴建的一批现代化甜菜制糖厂之一。1899年,该企业兼并了其他四家企业,并改名为美国糖厂。1926年,该企业在美国红河谷的东大福克斯建立了第一个工厂。1934年,企业正式改名为美国水晶糖厂。之后美国水晶糖厂在红河谷地区陆续扩建,发展至今在该地区已有五家甜菜糖厂。这次大家想要去参观的就是他们在红河谷地区第一个建立的糖厂——东大福克斯的厂。然而,意想不到的困难却摆在了眼前,经过多次联系,美国水晶糖厂表示他们有规定,拒绝一切同行业的参观访问。大家试图通过BMA企业和谱茨企业来安排参观访问,因为这两家企业都是该厂的设备供应商,尤其是大家这次去最想考察的就是谱茨企业提供的喷淋洗菜机。可几个回合的交流下来,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的,水晶糖厂拒绝大家的参观访问。眼看着糖厂都进入了生产期,大家也只能是干着急。

2017年的11月份,德国汉诺威召开一年一届的国际农业机械博览会,正在为选择起收破损率较低的农机而范愁的大家,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初冬的寒意,丝毫没有降低这个博览会的热度,各种炫目的大家伙,都在这里亮相。当然少不了罗霸、荷马等甜菜收获的明星机械。上天还是眷顾着努力的人,可谓无心插柳,也许也是因为大家一直在找寻,在汉诺威的农机展接近尾声的时候,晟通糖业的实行董事郑笑冉先生偶遇了田铁峰先生,一个住在法戈的中国人。春天大家去法戈的一周的时间里,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中国人,在这个以农业著称的地区,连中国的留学生都少之又少,像田先生这样久居的中国人则更为鲜见。而田先生之所以来到汉诺威的展会,是因为他从事着与农机相关的事业,这又与大家的目的不谋而合。更有甚者,他代理的美国农机艾美特正是红河谷地区大多数甜菜种植农户选用的品牌,这样的偶遇和巧合,有一种难言的天意。经田先生的推荐,郑笑冉董事见到了艾美特企业的老板霍华德先生,简单的寒暄之后,两人定下了明年在美国法戈相会的约定。

从汉诺威展回国不久后,刚好田先生也因公事到了国内,大家在北京一个简陋的茶室聊了一个上午。田先生原本并不熟知与甜菜有关的机械,但是经过在汉诺威的邂逅,从大家这了解到关于甜菜种植和加工的前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尤其是对大家想在中国发展现代化的标准农业表示非常支撑。交谈中大家透露了想去美国水晶糖厂考察的事,以及想要对红河谷地区甜菜种植的技术学习调研的想法,田先生表示他代理的产品的生产商——艾美特农机企业和当地的糖厂以及甜菜种植专家们都有着非常好的合作,所以这次访问他可以想办法来安排。果然,在一个月后,大家收到了艾美特企业发来的正式邀请函,田先生还告知,水晶糖厂的参观虽然有很多难处,但最终还是得到了对方肯定的答复。

第一次访美,于我更像是一次旅游,于邀请我去的郑笑冉董事也不过就是略探一二,而第二次访美,大家已初涉制糖行业,经过一年的准备带着明确的目的和需要解决的问题前去。第一,大家要了解水晶糖厂目前使用的普世喷淋洗菜机的运作情况,这和大家工厂18年投产后的洗菜工段紧密相关,在工厂还没建成的时候,大家尚有时间对方案做出调整。第二,大家要找寻适合机械化种收和额尔古纳当地的结合方式,尤其要降低起收甜菜时的机械损失,而艾美特农机在这方面有丰富的经验。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大家要全面考察了解美国红河谷地区的甜菜种植情况,学习当地的种植技术和经验,包括甜菜的起收和保藏的方法。相对于欧洲来说,美国红河谷地区的无论从地貌还是气候,都更接近于额尔古纳当地,所以他们的经验更值得借鉴。

2018年的3月12日,在晟通糖业的董事张洪军和郑笑冉的带队下,糖业界的前辈屈宝仓先生,制糖工艺的专家刘志生,甜菜种植的专家林柏森和我一行六人奔赴美国红河谷地区,进行了一次意义深远的考察。

 跨越了半个地球,再次来到和额尔古纳几乎同纬度的法戈,机场那一架悬在屋顶的木制飞机模型依旧醒目地在那欢迎着大家,虽然事隔一年,感觉却仿佛刚来过这里不久。田先生在机场迎接大家,先容了一下之后几天的具体安排。从参观艾美特工厂,到参加甜菜展览大会,到讨论甜菜种植的会议,再到参观水晶糖厂的生产工艺,最后拜访甜菜运输和保藏的专家,可以说整个行程的完美设计超出了大家的预期。田先生说,自和大家北京一别,他实地考察了额尔古纳周边,对比了美国的红河谷,通过一个月的时间,详细了解了甜菜种植收获运输保藏等环节,之后也拜访了在红河谷地区这些方面的专家,才为大家量身制定了这样的行程,也是因为自己看到了这个事业在中国的前景和曙光,所以自发想要贡献一份力量,才花费大力气做了这么多功课。第一天的晚上,大家都没有太睡好觉,有时差的原因,更多是对之后行程的期待与兴奋。

3月13日上午,大家来到位于法戈的艾美特工厂,霍华德先生和企业海外销售经理凯西一同会见了大家。霍华德先生年逾古稀,依然精神矍铄,他首先拿出了一张老照片,是他三十多年前在中国东北那边留的影。他说对中国一直都有很好的印象,也一直在寻求和中国企业更好的合作,以期共同发展中国北方地区的甜菜制糖业,就像他们帮助俄罗斯、乌克兰等地发展制糖业一样。作为一个家族企业,他和弟弟一起继承了家业,霍华德先生主要负责企业商务上的事,而他弟弟则是一个技术专家。“艾美特”这三个字的含义就是友好合作,他们愿意与合作方共享各方面的资源,不仅仅是企业的产品,更是在该行业的其他资源,只有在双方都能充分获利的情况下,合作才能更好。霍华德先生表示,这次大家来到红河谷,希翼参观水晶糖厂,希翼了解美国当地甜菜种植的各种情况,这些虽然不是艾美特企业的业务范围,但他利用在当地多年的人脉,帮大家安排了本来不太可能的水晶糖厂的参观,也邀请了当地最富有经验的甜菜专家来解答大家的疑惑。

在一个简短的会议后,大家参观了艾美特的生产车间,了解了艾美特的农机产品。在广袤土地上的机械化大农业,其实就是一个系统工程,从最开始的整地、播种到最后的起收都是相互关联的,无论采用何种机械进行起收,要降低机械损失并不是一味在机械的性能上做文章,更重要的是根据起收的要求,在最初的平整土地开始就把一系列问题都考虑进去,让整个种植过程各个阶段的机械操作都能和土地的特点配合起来,和甜菜的生长情况配合起来。

参观完工厂后,大家来到他们下属的一个合作单位,专门做土壤检测仪器和监测App的企业。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略有些腼腆的向大家详细先容了美国红河谷地区农场土壤检测的情况。在这里所有的地块,都会定期做土壤检测,各家各户通过一种很简单的仪器,收集样本,分析土壤中一些主要指标的数据,而这些数据可以反馈到这个企业的服务器上,通过大量数据的计算,给农场最优化的建议,哪块土地需要施加什么样的肥料,量是多少,又或者是不需要施肥。小伙子反复跟大家强调,整个红河谷地区的农田,都会做定期的土壤检测,然后根据土壤养分的含量,配比相应的肥,如果哪个农场不做土壤检测,很可能糖厂会拒收这块地的甜菜。其实这并不是一件很复杂的事,难在养成这样的好习惯,红河谷地区的成功也正是这样一个个的细节拼凑起来的。

当天晚上,霍华德先生安排了晚宴,出席的有他的弟弟和儿子,还有企业高管。意外发现下午给大家讲解土壤检测仪器和App的小伙居然是他的儿子,要不说还真以为只是个普通员工。就在晚宴即将开始的时候,一个重要人物登场了,就是美国的前农业部部长,也曾是这个州州长的埃德·谢弗先生。谢弗和霍华德是多年的好友,他听说大家要来这里取经,要在中国同纬度地区发展甜菜制糖事业,感到非常高兴。一生和农业打交道的他,和大家畅聊了很多农业发展的重要性,以及发展农业的长期性。北达科他州作为美国的农业大州,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几代人甚至十几代人不懈努力的结果。霍华德先生一家的热情招待,和谢弗先生的光临,让大家有点受宠若惊,也更坚定了大家要从农业这个基础做起,从打造过硬的甜菜基地起,在额尔古纳地区建立以甜菜制糖为核心的全产业链。

3月15日,大家前往与法戈相距不远的城市大福克斯,参加在这里召开的第56届国际甜菜研讨展会(International Sugarbeet Institute)。这个展会和之前大家参加过其他农业展会等不同,是专门针对甜菜的一个展会,在这里可以了解到关于甜菜的方方面面。当地两所大学都有专门的甜菜研究所,他们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最新的研究成果,各种和甜菜相关的农机自然也是这里的展出重点,另外各种针对甜菜的防病防虫防草等相关产品也一应俱全。美国的红河谷地区,作为全世界甜菜种植、甜菜制糖的一个先进区域,靠的并非是这里有多么优越的自然条件,而是几十年来这个地区人们对此孜孜不倦地研究和试验。这些,在这个汇聚了各类甜菜工编辑们的研讨展会上一目了然。

展会上大家除了进一步了解到各种农机的信息外,最大的收获是霍华德先生安排的农业技术研讨会。他请到了世界顶尖的甜菜种植管理专家艾伦先生等人,同大家进行交流探讨。老艾伦今年快八十岁了,一辈子都在扑在甜菜事业上,如今虽然退休,但仍被水晶糖厂聘为高级农业顾问。农业技术研讨会持续了近三个小时,但大家都觉得时间过太快了,有太多东西需要大家学习和吸取。红河谷地区甜菜轮茬的模式,秋整地秋施肥的具体做法,麦子防风的几种不同形式,常见病虫害的预防诀窍等等,每一项讨论都让大家意犹未尽。会议最后,大家每人还得赠一本《2018甜菜种植手册》。当地大学的甜菜研究中心每年都会编写一本新版的手册,发给各个农场供参考,手册有一百多页,详细总结和说明了甜菜种植的各项内容。用霍华德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大家用45年的时间和各种失败的教训,才铸就了今日红河谷地区发达的甜菜种植业和制糖业,从当年甜菜的亩产2-3吨,到如今的5吨左右,含糖也在近10年内平均到达17.98%。”大家将要建设的糖厂地处纬度和气候与红河谷地区接近,因此完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复制红河谷的模式。

在大福克斯的第二天,大家如愿参观了水晶糖厂在该地区开设的第一家糖厂——东大福克斯厂。整个厂区虽显老旧,但运转有序。大家仔细观察了喷淋洗菜机的运转和进出口甜菜的状态,看到进入下道工序的菜基本都是洗净的状态,询问了技术人员确定了在这里甜菜并没有缓动过程,而冻菜切丝时候切出来的都是10mm左右的片,通过塔式渗出器的观察镜可以看到,这些甜菜片在塔中被层层上搅,最后从绞龙中出来的废丝是很理想的状态。由此看来这一整套设备在加工冻菜方面,是驾轻就熟的,大家工厂如果采用同样的设备,应当也能运转顺利。

参观完工厂后,大家来到甜菜堆垛区,一个个整齐的甜菜垛均匀的排列着,通过不同的苫盖和通风设备,分别可以保存5-7个月,在远处还有几个冷库,可以将甜菜保藏9个月之久。在这里3月中旬还能看到数量如此庞大的甜菜,便觉得就目前额尔古纳地区计划的甜菜量来说,保藏在理论上几乎不是问题。

参观水晶糖厂的最后一站,大家来到这里的检糖线。收甜菜的时候,不仅仅是称重,更要检测其中的含糖和其他指标,甜菜的数量和品质同时考虑才能定最终的收购价格。这种方式无论对工厂还是对农户都更加公平,也更能调动大家种好甜菜的积极性。在中国的很多地区都希翼实行这种“以质论价”的方式,无奈在实行上还有一段距离。这次的参观过程中,先容人员跟大家反复强调了检糖的重要性。也许在最开始并看不出明显的差别,但是随着年限一长,通过检糖进行以质论价,将很明显地约束和激励农业,产出更高质量的甜菜来。大家在回国之后,立即着手推进建立“以质论价”的收购模式,并在晟通糖业正式投产的第一年就初步实现了全面的“以糖计价”模式,为最终的“以质论价”做好充分准备。

这次美国考察之行的最后一天,大家见了专门给水晶糖厂提供堆垛设备的生产商博尼。他在当地生产甜菜的倒运设备、堆垛设备和保藏设备已经二十多年,尤其在堆垛设备上成为了当地唯一的生产商。博尼先容说,因为甜菜的特殊性,整个收获期非常短,通常在20-30天内,大量的甜菜就需要在工厂堆垛进行保藏,每一台堆垛设备都必须在此期间保证24小时无故障运作,这一点只有他做到了。先容了各种堆垛设备的时候,这个挺着大肚腩的中年人充满了自豪,仿佛还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红河谷地区,凡是和甜菜制糖相关的方方面面,经过长时间的尝试和努力,都有人在不断做精做好,无怪乎这里成为全世界甜菜制糖业效益最好的地区。

第二次赴美的考察成果颇丰,也坚定了晟通糖业向前迈进的脚步。2018年大地回春的时候,额尔古纳周边地区完成了近15万亩的甜菜播种,工业园区的糖厂建设也进行得如火如荼。尽管如此,可能面临的风险并没有消失,大家的担忧也一直持续着。那一年,大家前后多次邀请国内外的甜菜专家到当地引导种植,协调各方加快工厂建设进度,心中只是想着把能做的工作尽量都做了,剩下的就只能看命运安排了。

入秋的时候,中国糖业界的很多前辈们齐聚额尔古纳,大部分人都给出了不乐观的评价,这一次大胆的尝试似乎将以失败告终。9月的时候,在现场安装调试BMA塔式渗出器的德国工程师也告诉我说,以他这么多年跑遍全世界各个糖厂的经验来看,晟通糖业今年不可能开机。然而,上天还是稍稍眷顾了一下努力付出的人们,那一年风调雨顺,近15万亩甜菜地获得了丰收,给工厂提供了必要的原料,也给当地的农场和农户们以种植甜菜的信心。那一年冬天来得特别晚,迟迟没有上冻,让工厂的建设和设备的安装调试得以在最后的半个月完成了进度。最终,在10月15日,晟通糖业顺利开机,为中国制糖业插上了最北的一面旗帜。

如今晟通糖业已经迎来了第四个生产期,我进入制糖业也已经是第五个年头,回想一路走来的历程,最初建厂时候的点点滴滴仿佛就在昨日。许多的风险和担忧,如今说来可谓云淡风轻,那是因为毕竟最后大家成功了,但在2017、18年的时候,在整个业界都不看好的时候,逆流而上、四处探访的晟通糖业,真可谓是九死一生,其中的艰辛恐怕只有一同经历的当事人才能体会。在大草原上的甜蜜事业背后,是一个敢于开拓创新的团队从无知无畏到信心坚定的勇往直前,是一批勤劳踏实的人们从不放弃的固守与坚持,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对一份辛劳的回馈。


声明: 本网信息仅供参考,不得私自用于商业用途。本网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站授权使用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出处。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非原创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电话:010-58568984、58568979  传真:010-58568974
E-mail:csa@chinasugar.org.cn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C座1801-1805
协会概况|协会章程|入会申请|数据报送
新萄京81707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888号-3    技术支撑:云智互联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